鲍鱼.123

  

这男子是送妻子来的,自称在茶楼里给人做账房先生,不过没几天就有个消息传开他其实并不是账房,只是学过算账,后来在茶楼里打杂兼带采买罢了。又过了几天,这消息变得更加确凿:说他因为污了东家的银钱,被赶了出去,没人肯用他,只能在行院门口帮闲。

徐小乐也觉得此人市井气息太重,并不喜欢此人。不过他妻子既然得了肺痨,送来肯定是要收下的。

因为看此人不顺眼,徐小乐便不肯出面为他介绍工作,但他还是靠着死皮赖脸和胡吹海聊在附近找了个活计,就住在山脚下。

一见他站出来,徐小乐就有种不好的预感,眉头当即皱了起来。

那人全当没有看到徐小乐的厌恶表情,咧嘴笑道:“小徐大夫,鄙姓马,马兴文,多谢小徐大夫给咱们提供这么个好地方。”

徐小乐见他说话还算懂道理,眉头方才舒缓开来。

马兴文突然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咱们在这里也不是白吃白喝,是给您试药来着。说句难听些的话,这是把命交给你玩呢。”

徐小乐深吸一口气,斥道:“这是什么谬论!我要人试什么药!”

马兴文就悠悠道:“现在谁不知道,因为顾家大少爷得了肺痨,特意从账上拨了一大笔银钱,要您试出治疗肺痨的验方。这事您能说没有?”他显出咄咄逼人的刻薄相来:“要不是为了试验药方是否有用,您养这么多人干嘛?要不是为了试验药方,为什么大伙喝的药都不一样?”

徐小乐怒气冲头,道:“胡说八道!”

马兴文退了一步,贱笑道:“小徐大夫您是想说顾家大少爷没得肺痨?还是想说您分人给药不是为了尝试?”

徐小乐冷笑道:“好一副伶牙俐齿。偷梁换柱,还跟小爷我玩上兵法啦!”

道观里派来的几个小道士就站了过来。他们都跟吴道士练过拳脚功夫,真要打起来肯定不会让徐小乐吃亏。

徐小乐最喜欢的就是不战而屈人兵,当然不会主动挑衅打架。何况眼下这等局面并不是打架就能改变的,他得让人服服帖帖地接受治疗,而不是把人关起来“试药”。

说到试药,这难免叫人心里不舒服。

谁的命不是命?

只有最最活不出人样的奴婢下役才给人试药呢!

徐小乐不知道顾家是不是有这种想法兴许有兴许没有,兴许有了自己都没意识到,也兴许心头那么想却装作没有。反正他徐小乐是敢赌咒发誓,绝没有用人试药的念头。

他始终想的只是:病案越多,越有可能找到应对这种绝症的办法。

至于这个马兴文要质疑他的动机。

徐小乐只能说:医生见了病邪而无动于衷,那才是怪事。

徐小乐扫了一眼马兴文背后站着的人,有病人,有眷属。从他们愤愤的表情上看,他们已经被人误导了一轮,颇有些“讨个说法”的意思。

徐小乐对众人朗声道:“我最早在穹隆山收容病人,开药治病,顾家大少爷还没有染上肺痨呢。你在这里颠倒前因后果,自以为很聪明么!”

马兴文顺口道:“顾家大少爷没得肺痨之前,顾家给钱了么?”

顾大少爷没得肺痨的时候顾家当然没给钱,得了肺痨之后才给钱,正说明顾家在找人试药探路嘛!

徐小乐一愣,心中暗道:你这贼厮口舌很厉害啊!若是一般的诚实君子,有一说一,岂不就被难住了?

还好徐小乐不是那种人。

徐小乐冷冷一笑,道:“我拿着顾家的工钱,在外跑这穹窿山的事,你说顾家给没给钱?”

马兴文口舌再利,也没想到徐小乐会如此怼他。

别人恨不得把所有功劳善事都搂到自己怀里,偏偏徐小乐就舍得让给顾家,说得这事好像顾家主导,自己只是个拿工钱跑腿的小杂碎。

你不按套路走啊!

马兴文心中呐喊。

徐小乐踏上一步,绕过马兴文,直接面对众人道:“要说试药,倒也不假。咱们都知道肺痨没验方可用,谁喝下去的药能保证有效果?既然不能保证有效,不是试药是什么?若说你们给顾家大少爷试药,反过来他难道不是在给你们试药?”

众人听闻此言,突然有所明悟:对啊,要说咱们是在给顾大少爷试药,起码也得有效了才算“试”。大家在这儿都还没有看到治愈的曙光,只是能多苟延残喘几天,算什么“试”呢。

这么一想,他们就又有些退缩,觉得自己跟徐小乐翻脸很不好看万一被赶出去如何是好?天底下哪里有治肺痨的地方?与其在家等死,不如在这儿有吃有喝,有人给看病熬药。

徐小乐又对众人道:“你们也觉得自己被骗来给人试药?”

众人一听这话,分明就是个台阶啊,连忙否认道:“不是不是!”
蝶恋花app下载
“那你们这是……”

徐小乐环顾当场,很有股横劲。这股横劲得自佟氏亲传,不管有没有三把斧,镇场面已经足够了。

众人缄默,齐齐看向马兴文。

马兴文连忙退了回来,陪着贱笑,道:“徐大夫,这是我们犯混啦。我给您作揖啦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跟我们这些没读过书的人计较。”说着果然深深打了两个躬。

徐小乐嘴角一抽,暗道:能硬能软,果然有些道行,看来今天的事没那么容易解决了。

果不其然,马兴文又笑着道:“不过我还听说,豪门大户们捐的银子有些被小徐大夫用到别处去了。您看,这天一日比一日冷,山上的吃穿用度都还捉襟见肘呢,这银钱是不是能再多拨过来些。”

“捉襟见肘”这个尺度就跟“有点闲钱”一样,全凭个人感觉。有的人觉得十两是天文数字,有的人拿了一千两还不满足。

徐小乐完全不觉得山上众人有什么“捉襟见肘”的地方。衣食住药四大开销他全包了,还有什么要用银钱的地方?

人越来越多,就算是顾家家大业大也不可能填得满这个无底洞,自然是要精打细算过日子。怎么可能给大家吃龙肝凤脑,燕窝鱼翅呀!

*(未完待续。)

...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