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乃威app下载

  

(感谢恒存不灭大大红包打赏。这是第二更。办公室太热了,下午就这一更。)

在这样开放型的陌生场合里,想要留下一个18级的夺心魔,这可不是目前这支教会队伍所能做到的。

因此一个大型的“遮蔽心灵”爆发后,夺心魔就成功的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。这是一种群体性的心灵暗示,成功被“遮蔽心灵”迷惑住的生灵,即便眼睛看到了夺心魔的身体,心灵也会下意识的把其忽略掉。

当然,这个灵能法术如果搭配上“隐身术”一起施展的话,潜逃效果会更好。

于是当索兰主教大面积的“驱逐邪恶”结界撑起来时,夺心魔维克曼已经施施然的跑到2个街区以外了。

而这个时候,高高凝立夜空之上的血术士赫拉终于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“贝亚特这个蠢货,果然是个没见识过地底生物凶残一面的自大狂。没看到对方根本没有一点落荒而逃的意思吗?这充分说明对方仍然保留了相当一部分的战斗力。在这个时候撞上去,不是自己找死吗?”

听着赫拉恨恨的咒骂,围拢在其周边的几个高阶血术士耸耸肩,依然平心静气的俯视着发生在脚下的一幕。

漆黑无光的狭窄巷道里,一个散发着莹莹紫光的半透明身躯突然从虚无中浮现,并踉跄着扶住了身侧的墙壁。

肩膀上巨大的创口虽然屏蔽住了伤痛,可是大量的失血依然给夺心魔带来了不少的负面影响。深度挖掘心灵力量的夺心魔对身躯已经不是那么重视了,可是在没有彻底摆脱rou体束缚之前,这具身躯依然是它庞大心灵力量唯一的载体。

所以在新的敌人到来之前,它有必要先治疗好自己,然后再把自己重新武装起来。

至于它如何察觉敌人到来的?哼,想偷袭夺心魔,先把自己的思维藏好再说!

在夺心魔维克曼强大的心灵感知中,周边2百米范围内正有七八个诡异身形借助黑暗的掩护一步步向它接近。而在更远的地方,还有十几个类似的家伙正以夺心魔为中心无声的掩袭上来。

说实话,他们的所有举措都做的很完美,不论是遮蔽身形还是黑暗潜遁都表现出了极高的战斗素养,可唯独不懂得如何遮掩自己的心灵。他们之间频密而热烈的交谈就像是一座座小型大功率发报机,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夺心魔的灵能感应。而他们外溢的思维丝线更是被夺心魔完整侵入了。

这二十多个古怪的家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们一个个正在争先恐后的把已方情况通报给了自己的敌人。

“大墓园……亡灵……截杀追踪者……”

这都是什么鬼?虽然截获了大量的神秘消息,可是太多专有名词和术语也迷惑住了夺心魔。大规模的亡灵势力,它只听说过一个亡灵联议会在地表闹腾的正欢。难道这个所谓的大墓园是亡灵联议会的一个下属势力?或者是其中某个亡灵大领主的直属势力?

它们出面截杀其余势力干嘛?难道……

“身体净化身体调节”接连两个灵能异术完成后,肩膀上的巨大创口总算得到了初步的治疗。不过夺心魔毕竟不是牧师,治疗系的心灵法术少而且低阶,只能勉强愈合住表面的创伤,无法彻底治愈自己。

在它的强大感知中,敌人已经静默潜伏了下来。另有4个家伙绕到前方巷道口,其中的两个竟然落地伪装成了两个摇摇晃晃夜归的醉鬼,一路骂骂咧咧的向自己走来。

哼,雕虫小技。

维克曼不屑的冷笑了一声。

“洞察先机危险感知”被加持在自己身上,六条长短不一的下颌触手忙碌个不停,瞬息间就在身边的墙壁上布下了多道灵能陷阱。

做完了这一切后,维克曼才不慌不忙的撑起了幻象结界,静等着猎物的上门。

……

30步外巷尾的拐角暗影里,高阶血族贝亚特化身的蝙蝠正潜伏在那里,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那个正在紧张不安的东张西望,并匆忙包扎自己的夺心魔。

两个“醉鬼”突然的出现显然把夺心魔吓了好大一跳,躲在靠近墙壁一侧的暗影里不敢吱声。而到了合适的距离,两个高阶吸血鬼伪装的醉鬼陡然发难,疯狂的扑到夺心魔身上,狠狠的把尖牙利刺插入其体内。

而夺心魔的反击却是那么的虚弱无力,一道道灵能冲击波把周围的墙壁打成了碎粉,却根本奈何不了两位近身攻击的吸血鬼。

成了!

“都给我上!一举生擒这个夺心魔,别给它喘息的机会!”

贝亚特大喜,疯狂的利用灵魂通道叫嚣着,并带头第一个冲出了隐身的暗影。

凄迷的雨夜里,十数道可怕的身影如利箭般射出,目标直指纠缠之中的夺心魔。

三四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,就在众位吸血鬼即将扑入战场之际,赫拉清脆的女音炸响在灵魂通道之中。

“一群蠢货,立刻停下你们的动作。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看真实的情景是什么?”

赫拉声音暴喝的同时,显然也动用了一部分灵魂权限,所有的高阶吸血鬼虽然将信将疑,可是前扑的身形却不可避免的迟滞了少许。

一连串的血红色光球从天空上激射而下,正打在纠缠不断的夺心魔身躯之上。就像是被戳破了一个巨大的肥皂泡,眼前的场景猛的一花,一副和先前截然相反的可怖场景呈现在众多吸血鬼面前。

场内并没有激烈的打斗,也没有生死相搏时的呐喊,阴暗的巷道还是阴暗的巷道,可他们的两个同伴此刻就像抽去了全身骨骼的软体怪,软趴趴的依附在夺心魔身躯之上。而夺心魔那欣长柔软的黏腻触手正温柔的“抚摸”着他们的颅骨,细微的吮吸声和吞咽声令人毛骨悚然。

而在夺心魔周遭,无数的灵能丝线纵横交错,把其完整的护佑在中间。而这些灵能丝线都连接在一个个急促闪烁的符文灵阵上。看符文灵阵的朝向和里面跃跃待发的澎湃灵能,如果刚才他们不及时停住身形,恐怕这一刻都要卷入一场超级恐怖的灵能爆发之中。

所有吸血鬼都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吸血鬼在物理防御一项上可远比不上那些披盔戴甲的铁罐头,从来都是轻装上阵的他们,一旦遭遇了敌人的埋伏,可就只能靠着身体来硬抗了。在这种环境下,想要像以前那样吸食敌人鲜血恢复,恐怕只是一场妄想。

一个不慎,场内二十多个吸血鬼落个尸骨无存都是轻的。

夺心魔维克曼接连吸食丝瓜视频黄色app下载了两个吸血鬼的,精神力显见的回复了不少。对于突然介入的这几个吸血鬼,它虽然满心的愤恨,却依然平静的看着对方降临。

虚幻迷离的凄冷雨夜里,4个披风猎猎抖动,脚踩虚空的强大吸血鬼从天而降,缓缓漂浮在离地不足5米的半空。

“尊敬的夺心魔阁下,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一场误会。既然双方损失都不大,我看我们不如……”赫拉踏前一步,冷岸而傲慢的说道。

赫拉不愧是最漂亮迷人的吸血鬼女术士,她具有一双如钢铁般坚韧的眼睛,矫健曼妙的身体曲线。为了近身搏杀的方便,她没有穿上施法者常见的宽松软袍,而是一身紧身干练的黑色皮甲,皮质长裤,黑色皮靴。

由于背光,她的面目微不可辨,但是那一对猩红闪亮的双瞳却份外令人印象深刻。

“赫拉阁下,死的那两个……”贝亚特悲声的凄号着,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赫拉截断了。

“闭嘴,无能的蠢货!这里一切由我做主!”

而在与此同时,赫拉的精神之语在灵魂通道里炸响。

“蠢货们,从现在开始都给我紧守心神,任何意识波动都不能发散出去。有什么想说的,就用精神之语在灵魂通道里说!一会儿不论我说什么,你们都要做好进攻的准备。只要听到我的尖啸,你们就开始组织强攻。这个夺心魔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一些我们的秘密。今天哪怕牺牲再大,也要把它留下来!”

眼前的形式比人强,身为此地吸血鬼头目的贝亚特伯爵只能黯然低头,拱手交出了灵魂权限。

众多高阶吸血鬼彼此面面相觑,只能一方面维系着蝙蝠变身,一边拍打着肉翅缓缓后撤,可在暗地里却都做好了舍命强攻的准备。

“怎么?考虑好了吗,夺心魔阁下?只要您交出我们两个同伴的尸体,我们即刻撤走,您也可以找地方治疗一下伤势。否则僵持在这里,那些讨厌的神术者随时可能赶过来,您不会想着和他们再打一场?”

维克曼浆泡一般的浑浊眼球一瞬不瞬的盯视着女术士赫拉,蠕动翻滚的触手末端不时的有恶心的黏腻液体滴下。

多么美丽的一个大脑啊!如果能把对方拥抱在怀中,温柔的敲开脑壳轻轻吮吸上几口,那将是一种何等美妙的享受!

想到这里,维克曼禁不住口水淋淋而下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