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约是一个什么样的软件

  

z}~~~~~许久许久,一动不动。

林可儿忍不住了,她环着王瑶的脖说道:”王瑶。你要忍不住,就哭出来吧。”

王瑶顺势靠在林可儿的肩膀上,眼神依旧呆滞,像是受了什么巨大打击。我想抱抱王瑶。但是我没那个胆,我只好说:”我们会收拾他俩的。”希望给王瑶一些安慰。

”晚上的饭局你们还去不去?”王瑶突然问道。

我愣了一下:”不去了吧?”丁笙和梁麒都把真面目露出来了,王瑶怎么还让我们去啊?

”去吧。”

”为什么?”我想不通。

王瑶笑了:”多好的机会,把他们斩尽杀绝。”

我恍然大悟,上次他们能偷袭我们,我们这次也能偷袭他们!

”好,我立刻跟猴商量商量!”

”那就晚上见。”王瑶拿着笔记本和林可儿回去了。

我立刻又赶到网吧,将王瑶的意思说给猴和黄杰听。猴也乐了:”行。难得王瑶这么坚决,那咱们就搞一把大的。左飞,你和郑午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我把我们这边的情况说了说。有几个人同意帮忙,现在又有多少小弟。

”才四十8≦多人?!”猴瞪着眼睛:”你们这两天在干嘛啊!”

我干笑了一声:”也不少了吧?你不是也拉拢了高二的部分势力吗?到了晚上。咱们在饭店埋伏丁笙和梁麒,他们在校偷袭丁ぶ梁二人的散余势力,我觉得也差不多可以吧。对了你们这边情况怎样,拉拢的那些势力有多少人手?”

我和郑午一直忙着那边的事,并没有顾及猴这边情况怎样,不过猴办事一向靠谱,还敢在网吧这么悠哉,应该没有多大问题。

结果猴没说话,而是看着我嘿嘿的笑。我一下明白了,怒掐着他的脖说:”王八蛋,你是不是根本没去办,每天就在这打游戏?你一个人都没有,还嫌我那边的人少?!”

猴”啊啊啊”的叫着,黄杰则假装没事一样起来往外走。

”你给我站住!”我大吼着:”你们这两个败家玩意儿,真就不干正事每天在这打游戏?”

”咳,打游戏也算正事嘛,我们在网上结交了不少好友......”黄杰嘿嘿笑着。

”就是,我们一吹哨,全国各地的好友就都来了,一只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......”

”你俩给我滚!”气的我险些抓狂。

生气归生气,但事情还得办。等我的情绪平复下来,已经被他俩拉到网吧外面了,不然我有可能把他俩的机器砸了。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说:”今晚是个不可多得好机会,你们看怎么办吧。”

猴没理我,而是在身上摸起来,我注视着他的动作,心想他又有什么秘密武器了?这家伙每次都能给我们惊喜。摸了半天,猴摸出半根烟来,叼在嘴里点了。

”我草你还有半根!”黄杰冲上来一把就抢走了。

”滚,这是我最后的存货了!”两人当着我的面扭打起来,为了半根烟争得面红耳赤。

我又抓狂了,也冲进战局,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我很快拿到了那半支烟,当着他俩的面叼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,两人都愣住了,我说:”争啊,再争啊!”

黄杰说:”左飞......”

”咋?”我又狠狠吸了一口,半支烟就只剩烟屁股了,就是要气死他俩!

”猴刚才是从裤裆掏出来的......”

”操!”

......

我给了他俩一人一支烟,两人心满意足地吸完之后,猴才说:”四十多人也没事,咱们又不是没有以少胜多过,只要趁其不备出其不意......还是有很大胜算的!”

现在再埋怨猴也没用了,我说:”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吧?上次好歹都是高一的,这次可都是高二的,在整体战斗力上恐怕还是不如......”

”没事,丁笙和梁麒都在饭店,他们群龙无首,一打就散了。”猴继续安排:”晚上,我和左飞ぶ郑午去饭店,黄杰在校领着阳泽城ぶ董威他们去打丁ぶ梁的兄弟。”

黄杰点头:”可以是可以,不过为什么是我?”

”因为你的存在感最弱,就算不在饭店也不会引起丁笙和梁麒的怀疑。”

”......”黄杰有点想掐死猴。

”那就这样定了。”猴一边说一边又去摸他的裤裆。

我和黄杰的眼睛又直了。

”看什么看,这么重要的东西哪能放在外面。”猴掏出一张纸来,”这是丁ぶ梁他们在高二各班的势力分布图,黄杰你研究一下,好安排阳泽城和董威他们怎么打。”

”行。”黄杰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甲夹着那张纸的边角看了起来。

”......你嫌弃我?”猴看着黄杰。

”嗯。”黄杰点点头,依旧看着那张纸,看完以后便拿出打火机来烧了。

”你背下来了?”我震惊地问。

”没有啊,七八十个名字呢,怎么可能背的下来。”

”那你烧了干嘛?”我继续震惊。私吐场血。

”这样不是显得很酷吗?”

”......”我没再多问,力说服自己黄杰办事靠谱ぶ黄杰办事靠谱。

”成,那就这样,你俩回去安排人手吧,我先进去打游戏了,晚上再叫我去吃饭,对了别去蓝月酒楼了,咱们上次的帐还没付清。”猴说完就进了网吧。

黄杰看着我,说道:”我再去打一局行不......”

”不行!”不等他说完,我就抓着黄杰的领往校的方向拖去。

忙活了一中午,回到校正好上课,我跟黄杰说好下课了再集合。我怕他又跑去网吧,再告诉他千万别走,盯着他进了教室才离开。一下课,我就跑到黄杰班上,结果发现他还是跑了,气的我差点当场吐血,往楼下一看,他刚出了教楼,正要往大门的方向跑。

走廊有俩人正在踢球,我一把抱过足球就往楼下砸,正好砸在他的脑袋上。

”给我回来!”我大吼。

黄杰只好悻悻地回来了,我把阳泽城ぶ李宇他们叫到厕所,这两天我说服了十几个人帮忙,都是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家伙,有这些硬骨头的加入,事情要好办一些。我又通知郑午,让他把董威他们也叫来,四十多人聚在一起,统一听黄杰的调遣和安排。

黄杰简单说了一下情况,我ぶ猴ぶ郑午在校外对付丁笙和梁麒,其他人则跟着他去偷袭丁ぶ梁二人的散余势力。他说了一堆鼓舞人心的话,半激将半诱惑的口吻,说干完这票大的咱们就名扬一中了,将大家的士气一下就提了起来,纷纷表示要揍翻高二的那帮家伙。

接着,黄杰开始统筹ぶ安向日葵app成年版下载排人手,谁和谁去打哪个班的谁,连续说了十几分钟,一点混乱都没产生,听的我咋舌不已,心说黄杰真他妈是个人才,就这一连串名字就搞晕我了,怪不得能和猴走到一起。猴身边无弱兵啊,让他去和那些小弟们打交道确实为难他了。

安排好后,黄杰说,你们记住自己的进攻对象,别到时候搞混了,行,那就散了吧,晚上再集合。厕所只剩下我ぶ黄杰ぶ郑午人。郑午搓着手兴奋地说:”这么快就打啊,实在是棒了,等我晚上换上战袍,一定把狗日的梁麒揍出血来。”

黄杰也挺开心:”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,应该配点音乐来渲染一下,苍茫的天涯......”

这次我没拦着黄杰,因为我也挺开心的,开心的甚至和他一起唱了起来。

之后我去找了趟王瑶,告诉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

”......就是这样,以防万一,我们会先收拾了丁笙和梁麒,再打电话让黄杰这边动手!”

”嗯,有把握吗?”

”差不多,丁ぶ梁只要不带其他兄弟,我和猴ぶ郑午对付他俩绝对没问题。”

”肯定不会,我说了只让他们两个去。”

”那就没问题了。对了,你换个饭店,这次不去蓝月酒楼了。”

我呼了口气,站在走廊的窗边看着窗外,这片校园看上去宁静祥和,可谁都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一场腥风血雨,一个时代即将陨落,一个时代又将崛起!

一直熬到晚上,我和王瑶ぶ郑午在教楼底下集合,又打电话给猴告诉他饭店的位置,正准备走的时候,突然听见有人叫我。我回头一看,是林可儿。

”有事吗?”我问。

”给你这个。”林可儿递过一块小小的红色檀木牌。

我接过来,或许是林可儿攥的久,感觉略微有点温热,上面刻着”平安”二字,做工十分精巧,还带着一股檀木特有的幽香,原来是一块平安符。

”我妈从五台山求回来的。”林可儿说:”你带着吧,或许能起到一些作用。”

”谢谢。”我心中感动,将平安符放进最贴身的口袋。

”哎呦,你们两个可肉麻死了。”旁边的王瑶笑嘻嘻道。

”你也有啦。”林可儿笑着,也递给王瑶一块平安符,不过她那块是黑色的,”这是我爸求来的,我一直放在身上,感觉还蛮灵验的,每次出事都能化险为夷!”

”那怎么行,我不能要!”王瑶赶紧递回给林可儿。

”是啊,这是你爸你妈求来的,我们拿着算怎么回事。”我也赶紧还给林可儿。

”别。”林可儿阻止着我们两个,认真地说:”左飞,王瑶,只要你们两个能好好的,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平安了。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